全球第一家B型企業認證的銀行 副董驅邪 員工放感心假

機器人理財、用App 發紅包、全球首家B Corp認證的銀行,剛滿一歲的王道銀行話題不斷,背後推手正是二代接班人駱怡君。她如何顛覆傳統,讓王道在飽和市場中殺出重圍?

小時候作文「我的志願」,你想當什麼?老師、醫生、還是工程師?王道銀行副董事長駱怡君的答案令人意外:慈善家。

「結果被老師退件,因為沒有這個行業,」駱怡君回憶童年,自己也覺得好笑。

被退件的理想,卻在多年後隱隱成型,因為46歲的金融女強人,在去年推動王道拿到B型企業(B Corp)的認證,成為全球第一家拿到認證的上市銀行,並積極推動普惠金融,要讓更多人享受到金融服務。

「現在銀行那麼多,還有哪些客戶沒被服務到?我們希望推出產品來服務沒被服務到的地方,客戶賺錢,我們也賺錢,」駱怡君解釋王道正是「利他圓己」,呼應B型企業與社會、環境「共好」的理念。

擺脫傳統通路,直接飛上雲端

身為台灣第一家原生數位銀行,王道要靠科技來解決這個問題。數位銀行與網銀有何不同?基本上,網銀是實體銀行的服務延伸,數位銀行則是從開戶到交易都在線上進行,透過手機App甚至還能直接發紅包給其他人。台灣有22家銀行推出這種服務,只有王道直接飛上雲端,幾乎沒有實體通路(只有五家規模迷你的體驗分行),要將「消費者的客廳變成分行」。

這當然也是市場條件使然。在銀行滲透率極高的台灣,前身是台灣工業銀行、去年才改制為商業銀行的王道,要從企業金融跨足個人金融市場,數位通路、大數據等傳統銀行正擠盡腦汁希望掌握的Fintech(金融科技),對他們來說,是必然的差異化選項。

「傳統銀行引以為傲的資產,在未來演進下可能會變成包袱,例如實體分行,過去大家搶著開,但是現在想關又很難。如果純粹複製另外一家商業銀行的模式,怎麼打都打不過,要思考的是怎樣走出不一樣的路,」駱怡君分析。

機器人理財降低門檻,不靠殺價競爭

台灣第一個機器人理財服務,就是一例。以往要享受理財服務,需要有一定的資產,但現在只要一千塊就可以,而且兩年內不收手續費。用大數據來作分析,也能避免人性弱點,以免理專為了更高佣金,推薦並不適合客戶的理財產品。此外,因為沒有分行與理專,王道得以這些成本回饋給消費者,因此不收手續費。

「我們希望降低進入門檻,讓消費者願意嘗試新做法,並不是要殺價競爭,因為再怎麼殺,我們體質也沒人家大,價格戰不是長遠之策,不是我們要做的事,」她說,「顛覆傳統的商業模式,別人想要複製也不見得可以,因為會很傷。」

王道的轉型,駱怡君著墨很深。父親駱錦明在1999年創辦了台灣工銀,身為長女、頂著麻省理工學院MBA學位的她,曾自己創業,2005年才進入工銀。二代接班人很多都是跟在父親身邊從特助做起,但她卻被派上戰場,前進香港建立企金業務。在父親一句「沒賺錢就別回來」的指令下,她帶領一個小團隊,兩年內就在兵家必爭的香港成功達陣。接著西進中國,成功推動集團租賃業務的發展。

江湖味的文化,挺客戶也挺員工

交出業務成績單之後,這幾年來她把重心放到組織改造,開始推動企業文化。她解釋,並非早期工銀沒有企業文化,只是隨著組織日漸擴大,為了確保人人都能了解正派經營的理念,有必要將價值觀具體化,要將「真誠以待、情義相隨」這個不太像金融業的口號,轉化為企業的DNA,挺客戶也挺員工。

「聽起來有點江湖味嗎?其實我超愛讀武俠小說,金庸我幾乎倒背如流,最喜歡的就是郭靖,他不是張牙舞爪的人,跟我比較合一點,」駱怡君笑著說。

雖然含着金湯匙出生,但駱怡君不擺架子,總是笑臉迎人,跟員工也不太有距離感。有回她跟公關團隊出差,入住旅館的房間窗簾會自動感應開啟,同仁誤以為是靈異事件,結果駱怡君二話不說,就到他們房間拿起佛珠念大悲咒幫忙「驅邪」。

「後來知道真相,我們都覺得啼笑皆非,」信佛的她笑著說。

B型企業認證是心靈收獲,無關業績

情義相挺也體現在員工福利上。例如,自前年開始,員工只要父母或小孩生病,就可以申請給薪的「感心假」來照顧家人。以前僅提供給客戶小孩的實習機會,這兩年也擴大給員工小孩與清寒學生,並開缺提供實習生畢業後正職工作。他們也開始推動CSR活動,包括偏鄉學童關懷、支持社會企業、與扶植新秀藝術家。

「我們的CSR做得還不夠深,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本身就是王道CSR委員會主委的駱怡君說。

B型企業也強化了這樣的改變。也許客戶對這個認證無感,但這在內部卻起了發酵作用。例如,負責填寫公司治理問卷的總稽核,已經主動找相關部門討論在哪些國際評量標準上,能夠更加進步。企金長也考慮要出B型企業的專案貸款。

「坦白說,不是為了對業務有實質幫助才去申請,而是希望能真正做好永續企業的準備,」駱怡君說,「有些同事之前沒聽過B Corp,但當我們拿到、又是世界第一,同事自然有榮譽感,建立對公司的向心力與信任,比較是心靈上的收獲。」

Fintech只是工具,要有溫度使用

除了文化改造,組織也要改變。在駱怡君推動下,個金事業從今年起打破產品部門的傳統分法,增設虛擬組織「自治區」,以跨部門的專案小組來推動創新。例如,原先由數位支付部負責手機app帳戶的使用者介面(UI),現在就由UI自治區負責優化改善,自治區成員來自客服、作業服務、資訊部、不同產品部等等。

「如果自詡為原生數位銀行,組織架構就應該不一樣。不要叫什麼部、科,很boring,就叫酋長、自治區,」駱怡君說,最後這個自治區決定將領導人稱為「里長」。

此外,連里長也不讓高階主管當,要由年輕人來主導自治區。「我們非常尊重年輕人的聲音,我自己就常被打槍啊。當然我們也會很想聽總經理的意見,然後總經理贊成的,我們就走另外一邊,哈哈,」駱怡君開玩笑地說。

這些改變,要將王道帶到哪裡去呢?開台一年開戶數已達十萬的王道,希望在三年內個金業務開始獲利,五年內成為台灣最大的數位銀行。但目前,王道還落後台新銀行的Richard數位帳戶,業界也難免有唱衰聲音。

「機器人理財只是噱頭,王道沒有什麼機會,」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銀行人士說王道要在飽和市場中殺出重圍,並不容易。

不過,對駱怡君來說,在數字目標之外,更重要的或許是如何發揮正向能量,用商業力量來行善。

「我們不是非營利組織,因此必須賺錢。但機器人、Fintech只是賺錢的工具,只要使用的心有溫度,就不會冷冰冰。一切都不能忘記我們的初衷,我希望能成為愈來愈有溫度的公司,帶給社會正向的力量,」駱怡君說。

Jobs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