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的自覺改變 找回新的選擇力量 - 消費者和員工將他們的目光轉向那些社會使命性企業

天秤合成拷貝.jpg

原文:B the Change

快速讓你瞭解:

你我就是消費者社群的一員,每天的購買選擇代表了信任及認同。消費者從自己的每天購買、工作、存款及投資的選擇中,就在認同那些幫助社會及環境解決問題的企業。

一場改變已開始了,也將永遠翻轉我們的世界。 就像歷史上的啟蒙運動影響了當時的社會一樣,現在的改變力量也將開啟新公民經濟時代。

2018秋天,谷歌員工 走出辦公室,抗議他們公司的性別歧視。 2018更早些時候,他們迫使該公司撤出五角大樓試點計劃Maven,該計劃將人工智能技術用於戰爭:他們在給CEO Sundar Pichai的一封信中說「我們相信谷歌不應該參與戰爭」。他們要求 - 並已得到保證,谷歌「永遠不會建立戰爭技術」。

以上這些事件就像是預先的信號告訴我們,原來人們擁有的比想像的更多、原來人們已把失能政治拋開且迫切地尋找新的想法來形塑更多共益價值認同, 而這些力量開始照亮我們的世界。

延伸閱讀:

1.「在 Google 工作,又不屬於這裡」,Google 約聘人員待遇曝光

2. 三家公司,竟能決定全球40億人該看什麼 ,反撲黑心巨頭!直擊矽谷菁英覺醒潮

找回屬於你我的選擇

shutterstock_675415813拷貝.jpg

想像這個世界就像是一個公司,那擁有世界上最大公司者就是像你和我這樣的普通人,而不是那些基金經理和銀行家們 。 我們通過養老金,保險和其他儲蓄是世界上最大公司的主要所有者。 雖然我們完全理解並支持這些商業活動所扮演的重要社會角色,但卻要鄙視那些傷害的行為,如化石燃料開採、避稅操作、持續維持工人的低工資和企業高階主管為所欲為的薪酬待遇。

我們知道在許多大公司(或者稱為世界)當中,許多領導層正在剝削我們。更糟糕的是,看到他們透過銷售產品在我們身上創造依賴,得以產生巨大報酬。 雖然人們必須對自己的生活方式選擇負起完全的責任;然而越來越清楚的事實說明,現今的資本主義經濟下的企業演變至今,已使我們被完全物質化,對商品的慾望及需求無限上升,好讓商人們能繼續「消費」我們。

如果我們這允許這些公司存在,難道我們不能有權決定些什麼嗎?應該為我們的朋友、社區、同胞及甚至脆弱的地球做些什麼呢?

而我們為這些公司工作,或許我們應該對他們所做的決定發表意見就像前述的谷歌員工所要求的,如果企業領導人不回應,我們是否也能思考其他的工作場所。

更清楚的是,如果我們不喜歡有一些公司正在做的事,我們就要拿回我們的主導權,透過消費來支持那些保護和恢復地球環境來創造更美好世界的企業(就如同全世界的 2,700多家的B型企業)。

如此自覺的新公民消費者行動必須大家都動員起來,現今的網路科技促使這改變發生;但前提是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能真正的擺脫想要挾制我們的各式物質慾望的廣告設計。 這需要花些時間,但並非不可能。

來到關鍵的一步

以上的討論,都將幫助消費者在日常生活中實踐除了在民主政治的投票行為之外,我們可以投下關鍵的三票。

首先,透過每天的消費模式,就連普通的你我可以改變現況並保護未來世界。 目前無節制的消費主義創造了血汗工廠和販運人口、利用並壓迫窮人、用塑料填充我們的海洋並摧毀了我們的熱帶雨林、燃燒碳製造過多的碳排放污染空氣。 我們也可以透過「消費」來「翻轉」,用消費的力量鼓勵那些努力在員工成長、社區關懷、環境友善方面等付出心力的企業,阻擋那些不能符合永續價值觀的公司。 快速增長的全球B型運動催促我們用「消費」實踐我們所相信的。

第二,雖然現今網路世代人們很關注群眾籌資(Crowdfunding),但最大的方式還是透過銀行及投資機構來處理我們的儲蓄、投資和保險。每位消費者都有權表達希望如何使用這些資金、及其如何在我們所生存的社會及地球上發揮正面的影響。在時間推進的長流中,否認我們能行使此權利將會是極大的悲哀,後代將看到我們的經濟始終被少數的人或組織剝奪,就像我們現在看待歷史中的農奴制度一樣。目前主流的金融服務業和政治組織及其相關的既得利益人都處於歷史中錯誤的一邊,否定了儲蓄治理的民主化,他們躲在對信託義務和託管的不合時宜的觀念後面。他們應該要瞭解,除了儲蓄者本身的利益外、所有環繞在這生態系統下的利益相關人的利益都是信託義務。只有當人(消費者)不能直接表達意見,才需要受託人(銀行或投資機構)。但現在藉由網路科技,每位消費者能明確表示意見了。

延伸閱讀:

1. 綠色和平點名匯豐等多家銀行:停止融資毀林棕櫚業

2. 為何滙豐及其他銀行需負起環境責任?

3. 荷蘭的良心銀行 Triodos Bank

4. 哈佛個案研究:銀行的「義利之爭」

5.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銀行的「義利之爭」

6. 退撫金資金用於社會影響力投資

shutterstock_1155448300拷貝.jpg

再來,是我們選擇工作的環境。 試試與那些傳統權力機構中的任何人力資源經理(或董事會成員)交談後他們會告訴你,他們正面臨空前絕無的人才危機,因為他們無法被那些開始在這十幾年間進入職場的千禧世代的年輕人所認可,以致於年輕人離開那些他們鄙視和無法理解的工作場所,去尋找那些符合他們認可的新的工作環境。

谷歌和其他企業似乎已承認,沒有「像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他們的公司就無法運作。 與此同時,那些追求社會和環境、及利潤都三方平衡的公司則開著大門歡迎尋求有意義工作的人。

延伸閱讀:

1. 企業文化與理念,幫助留對的人才

2. 對於不同世代員工的管理和變遷,人力資源部門也必須做更好的部署和準備。

總結,千禧年的前二十年是黎明前的黑暗。 而在這十年已看到一些冒芽的跡象。 相信新公民經濟時代即將來臨,和我們的公民自覺社會一起運作。 在相互依存的民主國家中,我們承諾用我們的時間,我們的錢包和實際行動 - 為我們想要的世界,在每一天中做出關鍵的決定。

同步倡議:

好日子agooday-力量從自覺發芽——消費選擇是改變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