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我家門前有小河...

荷蘭B型企業「塑料鯨(Plastic Whale)」 在阿姆斯特丹運河上清理回收寶特瓶 讓人們體驗減塑行動 反思消費行為

Photo credit : Plastic Whale 官網

Photo credit : Plastic Whale 官網

在台灣,當「給愛麗絲」音樂響起時,丟的理所當然,而站在垃圾車上的服務人員帶著口罩面無表情的從事日復一日的工作,工作本身很是有尊嚴,但只是一份工作。

但鏡頭轉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運河上,則出現另一個相似的畫面,船開了過來,遊客不是閒情逸致的在船上欣賞河岸上的風景,嗯...而是在「打撈」運河上的垃圾。

海鷗尖叫著, 但網中卻沒有一點魚獲,失望地飛走了 。 但運河岸上兩邊的路人卻熱情地鼓掌著當天的捕獲,包括幾個瓶子和罐子、床單、五個打火機、兩個Nutella榛果可可醬罐,數不盡的星巴克和麥當勞的杯子和吸管、五個氣球、九個購物袋、兩個兩公升的牛奶瓶;其中最有價值的是,是兩公斤又稱殺手塑料的PET 。 這一批人,不是志工,也不是政府環保局派來,卻是以打撈運河垃圾而營利的公司。他們與台灣垃圾車的工作人員一樣都是收集垃圾,但表情與心境卻截然不同!

荷蘭的B型企業「塑料鯨(Plastic Whale)」,剛開始打撈阿姆斯特丹運河上的垃圾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做有意義的事,後來越來越多人加入,居然就成了不能不做的志業而成立公司。更有企業「付錢」一起在運河上「打撈寶特瓶垃圾」包含Nike,Starbucks, ING Bank等。接著,回收船隊成立了,甚至是用自己回收寶特瓶製造的電動船。更多人跟著一起做,做著做著一群人居然又就想到循環經濟下的回收寶特瓶的高端辦公室家具。

創辦人Marius Smit說:「 剛開始,我們從未想過很多人感興趣。 我們認為如果有50個人出現在10艘船上,那將會是成功的。 事實證明,第一年33艘小船上有450人。 第二年,我們在72艘小船上有1,200人。 我們變得非常受歡迎,一般的企業也聯繫我們,希望將這項工作作為企業的對外或對內活動,讓他們能有機會加入如此有意義的活動,帶動他們的員工做團隊共識,幫助他們建立客戶情誼。這一趟下來滿滿兩個小時的活動每人收費39.5歐元。透過參與式體驗,我們有了商業獲利模式。人們喜歡成為積極作為的一部分,人們厭倦了簡單地談論問題, 他們想要共同來創造變革。他們願意共同參與其中,這份他們也能貢獻的能力,持續地我們可以一起改善 。」

Photo credit : Plastic Whale 官網

Photo credit : Plastic Whale 官網

他繼續:「此外,參與打撈的人都告訴我們說這是遊歷運河的好方法,沿途會經過知名的安妮弗蘭克之家(Anne Frank House),冬宮博物館(Hermitage)和其他地標。這是對這個城市的一個很好的介紹。 我們希望在旅遊更深層的意義上做得好 - 這是負責任的一次巡航;阿姆斯特丹是你在地生活的主人,你回饋勞力進行打撈垃圾並向這座城市的付出說聲謝謝,清理工作取代了走馬看花的觀光活動。兩個小時雖然很短,也會隨著體驗深化人們內心深處的改變,讓他們從日常生活的消費行為減少垃圾;企業更贊助我們的回收寶特瓶船隊,到目前為止,也已與300多家公司一起打撈寶特瓶。」

那麼怎麼會從單純的打撈寶特瓶到製作高端的辦公家具呢?

Marius Smit說:「之前我們在餐桌上共進午餐,並意識到由於我們團隊的巨大發展,我們共用的餐桌太小了。 那一刻,團隊成員指出可以回收塑料製作桌子。 我喜歡這個想法,因此我們開始考慮所有想要為塑料垃圾問題做些事情並促進循環經濟的那些企業,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的想法是:為什麼不用阿姆斯特丹運河上打撈上來的塑料垃圾,為他們製作高端辦公家具?於是事情一件件的成形,企業訂購我們的限量版的高端辦公家具,也持續參與我們升級回收(Upcycyling)計畫。」

家具合作設計師夥伴LAMA Concept 說:「設計背後的靈感來自海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公民 - 鯨魚,它們是如此令人尊敬,如此的優雅;但也象徵著全人類正在經歷的挑戰,人類好像無所不能、雖是巨大的,但人也像我們所生存的環境極易受到破壞, 就像鯨魚生存的海洋一樣。設計的一系列家具包括會議桌、燈、椅子和隔音板,除使用回收的阿姆斯特丹運河的塑料外,更利用包括再生鋼和剩下的碎布等紡織物。 並且組裝方式也是設計過的,讓家具能在使用壽命結束時可以輕鬆被拆卸以便重複使用。」

對於未來的規劃,Marius Smit說:「有人問說,我們的存在的價值就在於有打撈不完的垃圾,萬一,運河有一天完全沒有垃圾,那我們不就破產了嗎?可是我們真的很希望有這麼一天,也期待這一天的到來。若是荷蘭的運河上都沒有垃圾,那我們就去其他有垃圾的水域工作,直到完全看不到垃圾的一天。」

「此外,我們真誠地希望盡可能多的人參與其中。 有很多人想要他們的城市中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有來自墨爾本,新加坡,印度,邁阿密和美國加州的人們聯繫了我們。 但我們現在正在尋找進一步發展這種方法的正確方法,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價值是透過從廢物中創造商業影響力,向當地社區提供經濟機會,同時解決塑料垃圾問題。因此,我們更想要從那些在開發中的城市,分享我們所經歷的,讓他們更有機會的找到從廢棄物中找到商業價值,加速他們的建設邁向已開發城市 。」

「還有,我謙卑的認為無法在任何地方複製完全相同的計劃,每個城市或地區都有一些當地的特色,我們必須尊重當地的文化並加以創新的想法才能鼓勵更多人及合作夥伴一起參與。目前我們正在尋找合適的人才,將這項有意義的商業影響力活動向前推進。」

#回收寶特瓶

#水上垃圾全球大問題

#體驗減塑行動是第一步

#檢視有意識的消費行為才是正解

參考資料:

回收塑膠,真的再利用了嗎?

Plastic Whale B型企業認證資訊

Plastic Whale: Fishing for Plastic

Plastic Whale: cleaning up Amsterdam's canals through eco-fishing

Plastic Whale Creates Value from Plastic Waste

Dutch plastic fishing company turning waste into furniture, aims 'to go out of business'